2023年11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2023/11/07

应法方邀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丁仲礼将代表中方出席11月10日至11日举行的巴黎和平论坛及有关活动。

《中国日报》记者:今天是《取消外国公文书认证要求的公约》在中国生效实施的日子。请问中方是否做好了履约准备?可否具体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汪文斌:今年3月8日,中国加入《取消外国公文书认证要求的公约》。此后,中方统筹推进国内相关法律法规修订、《公约》规定的附加证明书签发制度构建和系统开发、核查机制建设等工作,目前已做好各项履约准备。今天上午,外交部和各相关地方外办同步举行了附加证明书首发仪式,正式宣布《公约》在中国生效实施。

从今天起,中国和其他缔约国间送往对方使用的公文书,仅需办理本国附加证明书即可,无需再办理领事认证手续。

中国外交部是附加证明书主管机关,为本国境内出具的公文书签发附加证明书。受外交部委托,中国相关地方外办可为本行政区域内出具的公文书签发附加证明书。关于附加证明书的办理、核验等,请关注中国外交部官网、中国领事服务网、各相关地方外办网站、中国驻外使领馆官网发布的相关信息。

《公约》在中国生效实施,将为中方和其他缔约国释放巨大制度性红利。中方期待同各方一道,推动《公约》制度在更多国家适用,进一步促进国际人员往来和经贸合作。

法新社记者: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今天在北京同国务院总理李强举行会谈,外交部能否介绍相关情况?

汪文斌:今天上午,李强总理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举行了会谈。会谈有关情况,请你关注中方稍后将发布的消息稿。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记者:昨日,应中国和阿联酋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就巴以冲突局势举行紧急磋商。会议未能通过一项呼吁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我们了解到,美方反对有关措辞,认为安理会应寻求人道主义“暂停”而非人道主义“停火”。为何美方想要的是“暂停”冲突,而非“停止”?你能否进一步介绍中方在此次会议上的立场?

汪文斌:你问到美方为什么只接受暂停冲突而不是停止冲突,我想你直接向美方了解更合适。

我们要告诉大家的是,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中方将继续同有关各方一道推动安理会采取负责任行动,为停火止战、缓解人道局势,最终通过“两国方案”实现巴以持久和平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记者:消息人士称安理会就相关措辞进行了讨论,这是否属实?我认为中美双方支持不同措辞,美方支持人道主义“暂停”,但决议草案呼吁人道主义停火,这与10月27日联大决议措辞一致。你能否就这些不同立场给出进一步解释?

汪文斌:对于美方所持立场,你可以直接向美方了解。

关于中方立场,我们已经多次作过介绍。在此次安理会闭门会议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和阿联酋常驻代表努赛贝共同会见记者并作了介绍,你可以查阅。

彭博社记者:彭博社报道了美国防长奥斯汀希望在雅加达举行的东盟防长扩大会上同中方会面。中方是否收到这一请求,是否会派官员同美防长会面?

汪文斌:请你向中方主管部门了解。

塔斯社记者:昨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盟大使年会上表示,中国对哈马斯和伊朗产生影响力的每一项措施都必须用来避免巴以冲突升级。中方对此作何回应?

汪文斌:在巴以冲突问题上,中方始终站在和平一边,站在公平正义一边,一直同有关各方开展密集沟通,为停火止暴奔走,为重建和平疾呼。任何秉持客观立场的人士都应当看到这一点。国际社会必须紧急行动起来,域外国家特别是大国应当秉持客观公正,共同为推动局势降温发挥建设性作用。

法新社记者:美国一家研究机构本周发布的报告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目前欠中国80%的贷款都流向了陷入财务困境的国家。外交部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没有看到你提到的相关报告。但我理解,你提的问题同一些西方媒体长期以来所描述的“中方制造了发展中国家‘债务陷阱’”的观点是一致的。针对这个问题,我想借此机会给大家作进一步介绍。

所谓中国制造“债务陷阱”的论调,不过是某些势力为了干扰、破坏中国同发展中国家合作而编织出来的“话语陷阱”。

首先,这种论调违背经济常识。合理、适度的债务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许多国家都将政府债务作为筹集财政资金的重要形式和发展经济的重要杠杆。不谈债务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光讲负面作用,甚至将其描绘成破坏发展的洪水猛兽,不过是无知和外行的表现。

这种论调也违背客观事实。中国对外投融资合作主要涉及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和生产性领域,有效帮助发展中国家破解资金短缺、基础设施落后、人才不足等发展瓶颈,提高其“造血能力”。据美国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中心有关报告显示,中国同发展中国家的投融资合作有助于解决当地发展瓶颈、释放相关国家的经济增长潜力,有望使全球实际收入增长最高3个百分点。将惠及受援国的发展动力描绘成所谓“债务陷阱”,完全是别有用心的抹黑之词。

这种论调同样违背发展中国家自身意愿。中国同发展中国家投融资合作遵循国际惯例、市场原则和债务可持续原则,受到发展中国家普遍欢迎,为有关债务国弥补资金缺口、促进经济发展提供了优质来源。不少发展中国家领导人表示,中方会在西方不会或不愿出现的地点和时间出现,是发展中国家真正的好朋友。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合作伙伴认为中方制造了所谓“债务陷阱”。散布中国“债务陷阱”论的少数西方国家,他们主导的多边金融机构和商业债权人,才是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债权方和偿债压力源,应当为缓解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作出实质性贡献。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据调查显示,加沙冲突爆发以来,至少有37名记者和媒体工作者丧生。除记者外,他们的家人也在冲突中遇难。在周日以色列对马加齐难民营的袭击中,我社一名摄像人员失去了四个孩子和三名兄弟。联合国救援工作人员和其他平民也在袭击中丧生。中方对记者和其他平民在加沙冲突中身亡作何回应?

汪文斌:我们向在本轮巴以冲突中不幸遇难的记者及所有平民表示深切哀悼。中方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明确的。我们始终站在和平一边,站在公平正义一边,呼吁立即停火止战、保护平民、开辟人道救援通道,推动冲突降级,尽快回到“两国方案”的正确轨道。

法新社记者: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在美国加州举行。中方能否确认中国领导人将出席?

汪文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我们从不缺席中方参与的重要多边论坛。关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有关会议的安排,我们正在与各方保持沟通,会适时正式发布消息。

总台央视记者:昨天,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题为《中国自贸试验区在促进制度创新、产业转型和南南合作中的作用》报告,高度评价中国自贸试验区10年建设成就,肯定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成果,认为这是中国独特的创举,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有益参考。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们注意到有关报告。这是国际组织首次围绕中国自贸试验区发布专题研究报告,表明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报告提到,中国自贸试验区提升投资和贸易便利化,促进创新和科技发展,扩大服务业和数字产业等重点领域对外开放,有效推动了政府服务改善和营商环境优化,助推了产业转型升级,促进了外商投资增长,加速了中国开放和改革。

今年是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10周年。10年前,习近平主席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提出了建设自贸试验区的战略构想。10年来,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逐渐形成拥有22个自贸试验区的“雁阵”,构建起统筹沿海、内陆、沿边的改革开放新格局,成为中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显著标志。中国自贸试验区数量不断扩大,也见证着中国深层次全方位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升,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的步伐日益坚定。

开放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是世界繁荣的必由之路,也是当代中国的鲜明标识。从45年前实行对外开放,再到22年前加入世贸组织;从10年前建设自贸试验区,再到5年前开始举办进博会,中国对外开放的脚步从未停歇,同世界分享发展机遇的决心从未改变,致力于“拉手”“拆墙”而非“松手”“筑墙”的信心从未减弱。

中国将始终是世界发展的重要机遇,将坚定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持续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中国愿同各国一道,共同把全球市场的蛋糕做大,把全球共享的机制做实,把全球合作的方式做活,在开放的大舞台上相向而行、相互成就,推动开放型世界经济行稳致远,让合作共赢惠及世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